漫话鲁迅:没有他,我们眼前一片黑暗

漫话鲁迅:没有他,我们眼前一片黑暗

鲁迅,现代中国最痛苦的灵魂。而我们要接近鲁迅的灵魂,只能从《野草》入手。鲁迅说过,《野草》是属于我自己的。但鲁迅并不希望青年们看他的《野草》……[详细]
张承志:我们需要高贵的精神

张承志:我们需要高贵的精神

总有一部分人是不能忍受这种天一热就孪生的、苍蝇老鼠的道路,即为高贵;哪怕它接着轨,是全球化的道路,他们轻蔑地听着鼎沸人声,拒绝与这一边同路。[详细]
评书界泰斗袁阔成逝世 享年86岁

评书界泰斗袁阔成逝世 享年86岁

今日凌晨3点30分,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袁阔成因心脏衰竭去世,享年86岁。[详细]
《平凡的世界》:平凡之路与不平凡的力量

《平凡的世界》:平凡之路与不平凡的力量

路遥用青春和生命写下的这部作品激励和温暖了无数的读者,然而它的流传并没有借助文学史,而是凭自身魅力极平凡地进行。不借助文学史的力量,这份光荣与伟大迟早会被历史长河淹没…[详细]

漫阅读

奥斯维辛解放70周年之殇

奥斯维辛解放70周年之殇

70年前的1月27日,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由苏联军队解放。[详细]

余秀华的诗写得比北岛好?

余秀华的诗写得比北岛好?

我们不必在每件事情上都过于深刻。也许,对余秀华的阅读,就是一场诗歌的嘉年华。[详细]

访谈录

读享团

毕飞宇:牙齿是检验真理的第二标准

毕飞宇:作为一个写作者,我一直告诉我自己,所谓真话不说出来等于撒谎。要打开牙齿……[详细]

余戈、崔永元对谈“1944:腾冲之围”

腾冲战役,是中国远征军以一个集团军(5个师)对日军一个师团的大决战。自1944年5月11日……[详细]

书享荟

大历史:如何塑造现代世界

自15世纪以来,世界如何走出中世纪的蒙昧与隔离,步入理性与交流的现代?[详细]

1913:革命的反革命

1913年,从宋教仁遇刺到二次革命失败,短暂的“辛亥革命”失败了,军阀走上了历史的前台。[详细]

锐视觉更多

徘徊不见的圆明园 徘徊不见的圆明园 徘徊不见的圆明园
150余年前它被称为集明清园林建筑之大成的“万园之园”。

专题

2014年第六届傅雷翻译出版奖

2014年第六届傅雷翻译出版奖

第六届傅雷翻译出版奖颁奖典礼举行,《一座桥的诞生》、《来日方长》、《读书时代》分别获得文学类、社科类、新人奖最佳图书。[详细]

  • 郎绍君:心灵的寻根与漫游——看刘墉的水墨画
  • 莫言:过去的年
  • 耻文化是儒家文化基石?
  • 传统年俗,你还知道多少?
  • 属相,以立春为界,还是以大年初一为界?
  • 汉剧大师陈伯华离世 众表演艺术家悼念
  • 韩国推出“单身税”遏制低生育率
  • 挥别“八分钟”梁文道主理“看理想”
  • 过腊八,除了喝粥还要办正事!
  • 余华:我在寻求治疗 因为我是一个病人
  • 余秀华:从女人过渡到诗歌
  • 《经略》网刊逆袭纸媒 阐述中国“天命”
  • 粗口为何上了台面
  • 编剧中心制,离我国还有多远?
  • 四年打造鸿篇巨制:专访现实主义武侠作家狐疑
  • 刘慈欣:我的科幻是沉重的
  • 汪曾祺:南方的冬天怎么过
  • 吸收多元文化打造武侠经典:妙趣横生的《秋声传》
  • 迷雾重重的江湖路:《秋声传》侦探故事
  • 余秋雨谈新作《冰河》:可看成我们夫妻的悲剧性坚持
  • 语言学家周有光迎110岁大寿 主导建立汉语拼音系统
  • 原创古体诗词为武侠新作《秋声传》增添文化底蕴
  • 2015北京图书订货会开幕 名家练摊多新作少
  • 领悟秋韵 品味江湖:读《秋声传》
  • 新书扎堆2015北京图书订货会
  • 毕飞宇谈及大学时光:我曾希望自己在远方
  • 毕飞宇:谈文学就兴奋,内心所有的墙都没有了
  • 12学者合写通俗版中国历史 历时7年成书
  • 狐疑的武侠世界:评武侠新作《秋声传》
  • 中纪委专访莫言:现在的反腐力度超出想象
  • 韩少功:文学的各种功能已弱化
  • 姜文,离成功一步之遥
  • 还是差评:从一步之遥到威虎山
  • 编剧界为何集体谴责于正?
  • 姜文:更新换代是伪命题
  • 温州教育局回应禁止学校庆圣诞
  • 李长春出版新书 收录其在辽沈工作期间文稿
  • 四十九日·祭:艺术面对历史
  • 林青霞:红尘之上一片云
  • 姜文:民国其实没那么了不起
  • 莫迪亚诺:好奇网络一代如何用文学表达
  • 姜文新片未过审首映礼延期
  • 贾平凹:看人翻书快,就心疼
  • 《黄克功案件》宪法日首映 请中纪委审看
  • 中国文学还能愉快地颁奖吗
  • 乾隆御笔手卷拍出1.01亿元创中国书画年度纪录
  • 杨丽萍谈文化公司上市:不喜欢伸手跟人要钱
  • 台湾影人吴念真:创作最初就是一种感动
  • 徐霞客“旅游”路线将申遗
  • 娄烨:电影被看到是最大奖项
  • 通识教育的理想与现实
  • 通识教育旨在培养文化自觉和健全的人格
  • 通识教育的文化自觉
  • 通识教育与现代文明
  • 通识教育核心课程体系比较与设计
  • 从《诉讼》中初审前的场景看法的寓意
  • 加缪的话与《局外人》
  • 《局外人》的荒诞与理性
  • 局外人:熟悉却又充满荒诞
  • 对寓言“在法的门前”的解读
  • 评书界泰斗袁阔成逝世 享年86岁
  • 谁的底层?余秀华“热”与打工诗“冷”
  • 于正:我尚未得到尊重
  • 南派三叔:被读者“绑架”,需要不断写下去
  • 如何任性下载25本莫迪亚诺原著
  • 央视春晚吉祥物“阳阳”诞生
  • 王家卫致《小窗幽记》销量猛增
  • 美国梦工厂裁员,揭秘裁员内幕
  • 七部强片乱战大年初一
  • 濮存昕将近62岁:还有三年多就退休
  • 春节了 捎本书给村里的孩子们
  • 余秀华连出两本诗集,一万册可得2.8万版税
  • 春晚话特多:十多个语言类节目过审
  • 深度解读印度史上最卖座电影
  • 口袋书还有市场竞争力吗
  • 出书趁早:余秀华连出两本诗集
  • 戴锦华:阅读与书籍可能分离
  • 限外令下,美剧该怎么看?
  • 余秀华:我的身份顺序是女人、农民、诗人
  • 陈可辛:甜蜜蜜重拍,他们不会相遇
  • 从图书报告看消费社会秘密
  • 莫言作品遭退货,属正常偏低水平
  • 牛津大学出版社:儿童读物禁现猪
  • 一步之遥要去柏林擒熊
  • 网络小说变身影视剧,身价猛涨
  • 儒学大师庞朴追悼会济南举行
  • 金球奖大赢家《少年时代》你不知的20件事
  • 12年拍部电影,少年继续赢
  • 王家卫:慢是一种尊重
  • 故宫推韩熙载夜宴图app
  • 羊年春晚语言类二审都有啥
  • 张嘉佳“跨界”导演《摆渡人》
  • 瑞典将关闭欧洲第一所孔子学院
  • 四大修辞格看懂年度流行语
  • 网络文学作者须实名注册
  •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“2014年度十大好书”
  • 杨绛获中国书业大奖年度作者
  • 新京报2014年度图书揭晓 自然阅读成潮流
  • 2015文坛众作家准备述而不作
  • 刘和平谈于正:反对抄袭是底线
  • 《超级中国》如何蹿红韩国?
  • 3月1日起,网络昵称头像“十不得”
  • 专家:搜奇猎艳扭曲了宫闱真史
  • 古装剧不是服饰史教科书
  • 河正宇,这不是我们想要的许三观
  • 春晚吉祥物开卖遭吐槽 网友:这么丑还那么贵
  • 回避人质事件,日本电视台停播动漫更改歌词
  • 5000元!对张默能判更多的罚金吗?
  • 捍卫汉语纯洁性须区分语境
  • 1958年新民歌运动:曾提“村村有诗人”口号
  • 网络小说天价改编的虚妄和隐忧
  • 宋代基层公务员,也是苦
  • 语文课考什么远比学什么重要
  • 语文出版社社长:语文课一半不该学
  • 反腐漫画并非都是负能量
  • 姚贝娜之死为何成利益交换
  • 社交媒介成就了余秀华神话
  • 谁在消费着庞麦郎?
  • 婆媳剧古装剧,它们都去哪儿了
  • 有多少文艺腐败还没被发现
  • 孝敬节集体下跪,谁感动了谁
  • 中国好歌曲为何越来越任性
  • 十万个冷笑话为何不冷反热
  • 洋节冷了,传统节日就热了吗
  • 古城楼为何容易“惹火烧身”
  • 刘和平:这不是文化的年代
  • 十万个冷笑话:唯票房论的尴尬
  • 张艺谋:沸腾的市场,喧嚣的电影
  • 艺人可以任性但不能无知
  • 陈景润故居为何说拆就拆?
  • 姜文做自己,徐克做市场
  • 该抵制的是圣诞节中的盲从
  • 500万,必须让于正疼一下
  •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代言了
  • 芦苇:中国电影已是“娱乐至死”
  • 这个精神平庸时代的诺奖
  • 一步之遥:姜文成了“姜小刚”
  • 和太平轮无关,谈谈爱情
  • 一步之遥:炒作的步子迈得太大
  • 刘慈欣:中国科幻困于现实
  • 于正版神雕:颜值是正品剧情是赠品
  • 太平轮究竟怎么了?
  • 匆匆那年:配方奶卖得好
  • 姜文:讲一点自己的心事和感伤
  • 周一波不能白辞去书协主席
  • 《太平轮》:向时代撒娇?
  • 路遥文学奖遭批“文坛闹剧”
  • 微博直播自杀的精神问题分析
  • 传统文化不仅是穿汉服、诵经典
  • 三体电影版:为人类的情怀如何解决?
  • 余秀华被评待遇超一线明星
  • 余秀华:我只是粗俗的农妇
  • 余秀华当选钟祥作协副主席
  • 贾平凹:没有细节一切等于零
  • 李敬泽:作家都是活雷锋
  • 钱理群:从不满80后到为80后辩护
  • 任仲然专著《从政者真话实说》出版发行
  • 村上春树谈诺奖赔率:又不是赌马
  • 余华新书出版:面对现实,无法闭眼
  • 王蒙:思而不学则die
  • 余秀华首本诗集签约,首印万册
  • 笛安:我的作品属于什么文学,不那么重要
  • 王安忆:好作品须经得起时间沉淀
  • 贾平凹:经历过的事 有责任写下
  • 贾平凹无可奈何少有外文翻译
  • 冯骥才:将回归文学创作
  • 莫言:贾平凹有许多与我相似
  • 于丹:没刻意做心灵鸡汤
  • 毕飞宇:跟娄烨对话爱恨交加
  • 北岛名作《回答》手迹高价成交
  • 贾平凹:五十岁后才稍懂写长篇
  • 毕飞宇:写作不是手艺活儿
  • 村上春树新作写没有女人的男人
  • 西川:互联网时代的诗歌不为出名
  • 韩少功:别再抱怨自己生不逢时
  • 钱理群的告别:不理解网络一代
  • 唐家三少领跑第九届作家榜网络作家榜
  • 新的一天:一个底层打工诗人的遗著
  • 刘慈欣:没有情怀,就没有科幻
  • 余秋雨长篇小说《冰河》:为自己“洗冤”
  • 莫言:作家不要像政治家般演讲
  • 莫迪亚诺将领诺贝尔文学奖
  • 莫言谈创作:每个人物都有原型
  • 止庵:我写的不是书评
  • 严歌苓:我怎么可能像张爱玲?
  • 诗人乌青鼓励网友复制:诗应该开源
  • 贾平凹新作:除了饥饿还有什么
  • 王蒙:青春时没有文学 爱情就只剩本能
  • 生活在别处——维尔泰的《远航》
  • 江南回应收入超莫言:这不是同一场战斗
  • 严歌苓:适应读者但不妥协
  • 莫言:写作不是比是否勇敢
  • 诗人陈超之死:大海是他最终的归宿
  • J.K.罗琳万圣节推出《哈利波特》番外篇
  • 叶嘉莹:我的一生“根”在中国
  • 林青霞新书:越活越励志
  • 诺贝尔文学奖评委谈幕后故事:泄密处死刑
  • 法国著名诗人安德烈•维尔泰的新作《远航》在京出版
  • 贾平凹:我写书就像长跑
  • 林青霞:不丹·虎穴寺
  • 2015年第一波好电影出炉
  • 老舍喜欢收藏什么样的书画?(图)
  • 老舍藏画展揭秘他们的朋友圈
  • 在当下,画肖像有哪些可能
  • 《三国演义》连环画新版归来
  • 徐悲鸿与11位弟子的黄金时代
  • 中国版《十二怒汉》:不能好好说话
  • 陈可辛:18年后的甜蜜蜜
  • 赖声川:不管多黑暗,要寻找力量
  • 2015的华语大片都有啥
  • 农村剧迈入三高时代:戏骨下乡
  • 乾隆宝座拍出3200万,故宫仅5张
  • 北京人艺的2015:老戏新排
  • 听王家卫说一代宗师3D版
  • 2014艺术市场的热闹与平淡
  • 朱哲琴:民乐是传到手中的珍宝
  • 热钱汇集,当代艺术寻找出口
  • 刘益谦:我土豪,我任性
  • 濮存昕:中国第四个“万尼亚舅舅”
  • 鸣梁海战:韩式主旋律的样板
  • 谭盾:每次创作我都希望很中国
  • 中国当代艺术为何让大众看不懂
  • 现当代艺术市场洗牌:F4淡出70后逆袭
  • 萧红的诗被唱成民谣后爆红
  • 乾隆御笔创中国画年度拍卖纪录
  • 21年后,再见“思想者”罗丹
  • 刘益谦:3.48亿港元买唐卡,任性
  • 太平轮:船难尚未发生,让爱情先行
  • 回归传统:《雪江归棹:潘二如山水画集》出版(图)
  • 今天,写实画还能打动人心吗?
  • 国宝级大师霍铁辉在京收徒 景泰蓝传承续写新篇
  • 刘益谦2.78亿竞得明永乐唐卡
  • 朱晓玫广州独奏会:此刻的荣光
  • 新人“走入”青春版《暗恋桃花源》
  • 看《狂怒》前,你需要知道的10件事
  • 星际穿越:说走就走的旅行
  • 舞剧雷雨:让年轻人看得懂
  • 朱晓玫现象:何为艺术精神
  • 70后艺术家开始接棒市场?
  • 国博“丝绸之路”大展云集490件珍宝
  • 戏剧奥林匹克:剧场不是宣扬快乐的场所
  • 星际穿越:懂爱更懂科学
  • 星际穿越:用最大的视野仰望星空
  • 宋代绘画:东方的“黄金时代”
  • 林奕华:我的戏排给勇敢的人
  • 王中军近4亿元拍下凡·高《雏菊与罂粟花》
  • 田沁鑫:用中庸路线讲中国故事
  • 林兆华的“悄悄话”比呼号更震撼人心
  • 星际穿越:诺兰最具野心的时空协奏曲
  • 说英文的四川好人来了
  • 中国的“天命”:专访《经略》编委殷之光
  • 中国的“天命”:专访《经略》编委海裔
  • 戴锦华:绝不简单称一步之遥为失败
  • 现代视野中的历史人物与文化历史批评
  • 葛剑雄:民国的学术常被高估
  • 汉娜·阿伦特:政治不产生在书桌前
  • “国家治理体系建设与现代公共关系重构”学术研讨会举行
  • 甘阳刘小枫齐聚,谁在谈马克思
  • 钱理群:不要把80年代理想化
  • 罗素:如何避免愚蠢的见识
  • 周有光谈听写大会:“我考一定零分”
  • 季羡林:回忆梁实秋先生
  • 钱理群谈90后:最关心个人物质欲望
  • 梁文道:我的灵魂我的书
  • 略萨:给青年小说家的信
  • 萧红:永远的憧憬和追求
  • 钱理群:知识分子滥用权威会成挡路石
  • 钱锺书:说笑
  • 《原道》二十周年纪念座谈暨学术研讨(二)
  • 《原道》二十周年纪念座谈暨学术研讨会
  • 冯友兰:功利是人生的低级境界
  • 木心:艺术映见灵魂
  • 沈从文:忙碌的人生没时间感慨时间去哪了
  • 梁实秋:旅行
  • 老舍:住的梦
  • 林语堂:理想的读书方法
  • 胡文辉:意见领袖已经成不了文化英雄
  • 郁达夫致沈从文:给文学青年的公开状
  • 爱默生:对旅游的迷信
  • “皮凯蒂旋风”给中国吹来什么?
  • 周汝昌:自家的癖性
  • 马尔克斯:新闻业是世上最好的职业
  • 老舍:艺术家就该打一辈子光棍
  • 里尔克:给青年诗人的信
  • 朱光潜:谈学文艺的甘苦
  • 伯特兰·罗素:我为什么活着?
  • 爱丽丝.门罗:只有时间不会撒谎
  • 渡边淳一:丈夫这东西
  • 汪曾祺:我的老师沈从文
  • 尼采:成为你自己
  • 波德莱尔:给青年文人的忠告
  • 罗素:论厌烦与兴奋
  • 张五常:六条思考的方法
  • 蔡元培:成就不甚大,只因读书不得法
  • 雷颐:知识分子不仅要有知识
  • 储安平生平与思想再审视
  • 李忠杰: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的发展及其影响
  • 被创造的美洲生活
  • 秦晖:真正的问题是制约权力
  • 日本史书“推翻”德川幕府:用汉语文言文编成
  • 在古代,你知道串个门有多累吗
  • 三顾茅庐写得详细的神秘原因:表现隐士文化
  • 孔子论孝:子女保全身体,是孝的内在要求
  • 唐代的流行扮相:八字眉红脸蛋高发髻
  • 乡愁传统始于《诗经》,常见于士人精英作品
  • “内人”一词唐朝时用来称呼妓女
  • 魏晋风度为古代名士底色:气度狂放,傲骨铮铮
  • 王姓与皇帝、君王有关?
  • 古代“筷子”文化:古人结婚曾陪嫁筷子
  • 孔子后裔众生相:忙忙忙!
  • “龙凤呈祥”一词被误解千年:凤原本不存在性别
  • 家训内容可分四类,《颜氏家训》内容或最完整
  • 战国时已出现厌学现象,儒家经典有对策
  • 宋庆龄基金会“青莲文化”保护专项基金在京成立
  • 成中英:中国文化的再创造和再发展
  • 孔子究竟什么样:身高2米21堪比姚明?
  • 孔子巧避社交尴尬:趁阳货不在家前去拜访
  • “十羊九不全”说法来自于晚清 出于政治需要
  • 中国人为何自称汉人而不称唐人?
  • 辽宁大学教授:现在很多人借着国学的东风出名
  • 解读《论语》首章:君子不患人不知己
  • 学者新解《游子吟》:不仅是颂母诗 还是励志诗
  • "怀柔"一词源自《诗经》
  • 古人习惯以立冬作为冬天的开始
  • 《东方经典》大型文献整理工程正式启动
  • 林姓人多温文尔雅长于才学 四成林姓人是O型血
  • 孔子的七十之心:从心所欲不逾矩
  • 孔子研究院院长:中国曾形成"反传统的传统"
  • 民国热是个伪命题:迷恋过去,美化当时
  • 莫言:北京秋天下午的我
  • “鬼子”一词始见于《世说新语》
  • 汪曾祺:淡淡秋光
  • 汪曾祺:贴秋膘
  • 所谓“繁体是正体”不符合历史事实
  • “儒学讲堂”:变庙堂文化为大众文化
  • 杜维明:和谐与融会贯通是中国文化重要特色
  • 姚中秋:现代教育应学儒家“人格养成”理念
  • 张颐武:古典诗词的启蒙作用不可轻视
  • 葛剑雄:弘扬孝道就要保证家族的绵延
  • 梁培恕谈父亲梁漱溟
  • 妈祖文化第一次研讨会在京召开
  • “首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”启动
  • 刘东:国学像空气,污染了,才知道重要
  • 国学百年流变:从救亡火种到教育偏方
  • 《儒藏》“精华编”百册出版发布会隆重召开